觀賞場次:2006/10/11 19:30 臺北國家戲劇院 吳興國、魏海敏 / 主演


二十年前還不知道什麼叫京劇的我,在當代傳奇二十周年的演出,總算是趕上了,能夠以略識京劇的狀態,到臺北城市舞臺看看他們的創團作品《慾望城國》演出。以前看過劇本、看過錄影,但是我想,怎麼樣也不如看現場來得真實。


尚未開演前的舞臺大幕,是一幅古代的戰爭圖畫。顏色古舊,預示著故事的年代被設定得很久遠……這樣的感覺。樂池裏樂師們開始調音,人們陸續就座。燈暗。
到底當年「當代傳奇」是以什麼樣的作品開展了他們的事業?他們做了些什麼挑戰來試圖替京劇畫新妝?

樂聲中大幕拉起,舞臺內開始顯出亮光,幽微而陰森,由一堆破布與枯枝塑造出來的陰鬱森林,山鬼在其中,聲音忽高忽低、時真嗓時假嗓地說著話──光是山鬼說話的嗓音和口吻,已然透露了接近「現代」說話的方式(當然應與劇本臺詞設計有關),以及突破行當運用嗓音的特質(不過只有山鬼如此,且我的印象中山鬼多半還是以旦的嗓音在說話)。

另一個嘗試,就是融入了一些現代舞的動作或概念,或試圖打破程式化的動作模式,舞蹈的律動方式是另一種特殊的風格,比如士兵行軍作戰、山鬼、舞踴等場面,有些新意、但有時也還是會覺得衝突;劇中還有幾次的「慢動作播放」表演,不曉得在二十年前,這樣的呈現是怎麼樣的反應?今日觀劇,老實說有點覺得好笑,但是演員們以很認真的態度呈現那些畫面(例如孟將軍被刺客殺害的情景),又覺得其實也是蠻有趣的手法,畢竟這樣確實可以呈現出前景與後景的時間差別。──這或許就是接觸傳統戲多或少漸漸產生的一種慣性使然吧!此刻想想,我都這樣了,長時間沉浸在傳統中的吳興國是怎麼硬從他的背景裏挖掘出嘗試的題材與執行的勇氣?創新、挑戰,「實驗」永遠都是在冒險啊。

舞臺美術的風格也與一般大白光的空舞臺很不一樣,(不曉得二十年前這種燈光和舞臺是不是最嶄新的呢?)舞臺除了「森林」之外,其他場景算是很簡淨的,不過搭配氣氛幽暗的燈光,襯托出的情境就不一樣了,加上穿著的服色,整體有種陰鬱的感覺,暗紅、欖綠,黑與紅……其實大致而言,我還蠻喜歡這出戲的舞臺美術的,不過也不是每件衣服都喜歡,例如我個人不太喜歡敖相國的服色,還有敖夫人有幾件衣服是有著曳地的裙襬,某些時候很好看,但是不能否認會有點影響到行動,

這一天我看的是吳興國、魏海敏主演的場次,當天的音響太大聲了,以至於樂隊的聲音很強,演員們的聲音很容易被淹沒,聽上去就是魏海敏與吳興國的聲音比較有「穿透力」,尤其是魏海敏的聲音還是比較好的,響亮飽滿,劇中敖叔征夫人有幾次大段的唱和演,魏海敏真的唱得很不錯,做表即使從遠處看也很有感情深度,下半場「洗手」一段真的很好看。吳興國的唱念也不錯,不過就是動作表情誇張了些,不時有些「笑果」,好壞可能是各憑人想了;最後一段在城頭的戲,就感覺很不錯──也許我就是在等待著這一段的現場呈現吧(笑),敖叔征面對眾叛親離、面對老天的玩弄,總是打勝仗的將軍終於中箭身亡,吳興國一翻身落地,忍不住就是要鼓掌啊!雖然後頭的僵屍倒之前花的時間又有點長……
盛鑑演出孟登,短暫的唱聽起來還算穩,不過我有點難以想像他演出敖叔征的模樣;山鬼的感覺介於戲曲與現代舞台劇之間,我覺得這是個吃力的角色,要演得好卻不會覺得格格不入並不容易,基本上這一場次的表現感覺還不錯。其他的演員如官員、報子、值夜……我覺得都還蠻稱職的,沒有深度的功夫也無法成為恰當的綠襯,尤其他們都需要以傳統為基礎,再加添新的一些概念或動作來發揮,像是刺客、或孟將軍,可以想像每個人物都是下了功夫上臺的啊。

這麼想著寫著,覺得當代傳奇20年如此走來,真的是很不容易,傳統戲曲的承繼與發展,總是說起來似乎容易、做起來實在艱難,這一步步地嘗試,都是過程、都是紀念。我以二十年之後的眼睛懵懂觀看,也許見識淺薄,不過我還是很高興能夠參與,能夠來看戲,知道來學習理解這項深奧的表演藝術;現在也能看到更多關於戲曲的嘗試、繼承與轉化,不管執行者是不是當代傳奇劇場,都是好事;至於《慾望城國》,其實如果可能將這二十年前的創意,加上二十年後的回頭審視、反思,再度修編、整理,重新推出一個更新版,不知道會是什麼樣子呢?^^:


*本文亦發表於生生不息論壇

創作者介紹

天海流星-宅媽小穆的自學家庭生活

穆子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