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夢蓬萊」的系列演出只剩下尾聲(5/9在中央大學還有最後一場),斷斷續續地,總算把4/13~4/15,三天台北場的觀後感寫完了,雖然我的學力不足,不過就是把個人感想小小一說,也就是我看戲的紀錄罷了。

4/13 (五)晚場


《風箏誤》之〈驚醜〉、〈前親〉

今天開場第一個出場的是趙揚強,飾演韓琦仲,感覺比從前、也比看《孟姜女》時好聽好看得多了。《風箏誤》的部分,覺得就是趙揚強的表現最好,那個害怕的步子走得是很可愛(笑);不過演員是賣力的,加上戲的劇情本身蠻有趣,整體看起來是還不錯,蠻有熱鬧效果。
不過我搞不太懂奶娘和戚友先安插方言白(蘇白)的規律......

《琵琶記‧掃松》

計鎮華這晚只有這一齣折子戲,扮相精神、聲音也還是很亮的。【風入松】「不須提起蔡~~~~伯喈!」那個「蔡」字可真夠響的,罵起蔡伯喈來中氣十足,真的很佩服有這麼一條好嗓子的計老師。
與計鎮華配戲的是21歲的台灣演員陳元鴻,聲音也是蠻亮的、就是很像小花臉的聲音(←真是個很遜的感想詞........)

〈借茶〉、〈活捉〉

今晚的壓軸,梁谷音、劉異龍的精彩好戲。看之前充滿期待、看之後覺得真幸福(大心)。
能夠現場看到演出的感覺真的很棒,想到老師們這樣的年紀願意演這齣,還真是感動又開心,折子戲果然是藝術精品,一招一式都是舉重若輕、自然又精巧,而梁、劉兩位舉手投足之間的默契嚴絲合縫,就算臨時出現狀況也可以馬上發揮機智處理好,不愧是幾十年來的好搭檔。

〈活 捉〉尤其棒,越演到後面,越見精彩,真不知該怎麼描述才說得出那種好。梁老師的鬼步、臥魚走得很漂亮,閻惜姣的豔鬼形象真是活靈靈;劉異龍老師把張文遠真 的演得很逗,還是一樣很會運用「在地化」語言,又是台語又是英文的(笑),身上工夫也一點不馬虎,到了最後【罵玉郎】一段,兩人的默契發揮到最高,加上變 臉、「入被窩」,各種身段讓「捉」的這一段戲劇性十足,真是很過癮。

另外,場上真的有出現小狀況哦:張文遠給閻惜姣開門一見,嚇滾到地上以後不知道是衣褲哪邊鬆掉了,隨著閻惜姣步步進逼,張三郎忙喊「你不要過來!你等等!」然後逃到桌邊去理衣服...可真是害怕得差點掉褲子了,倒還挺符合當時的狀況。XD

再 補充一點,閻惜姣在〈活捉〉中上場,打了追光燈,但我不太喜歡,總覺得有點太過刻意了,畢竟梁老師是以很傳統的扮相來表示閻惜姣是鬼魂的身份,而且燈光不 需要那麼暗,剛開場時用了煙霧和燈光表現出氣氛就可以了,之後燈可以亮一點,反正也沒有刻意迴避使用檢場;真的要用追光燈的話,我覺得可以把光圈加大一 點,圓圓的光區無法涵蓋梁老師從頭到腳,感覺有點彆扭,如果光圈加大,也許會看起來比較自然一點吧。



4/14(六)晚場 《蝴蝶夢》

今天演出的是經古兆申教授改編的《蝴蝶夢》,共七場。這是我第一次看這齣戲。
計 鎮華的扮相好,在這齣戲裡真是可以看到飽,從老生演到小生,兩種扮相都相當好看,唱腔上當然還是老生唱腔比較本色一點,但是那條好嗓子唱小生,也還有幾分 樣子啊,畢竟不是每個人說跨行就能跨行的,計老師這一場反串,我覺得還是蠻有意思,而且能夠這樣一人分飾二角,對於人物的整體感(莊周就是王孫,王孫就是 莊周)也有幫助,若是以不同演員扮演,或許在觀賞上就沒有那種連貫感了。

〈搧墳〉的孝婦由楊莉娟飾演,畢竟4/10在示範講座中近距離看過梁老師的示範,比較起來就是有著一截差距,我想歷練畢竟不同,但求無過,希望她之後更進步便是。

梁 谷音來台灣不能演小寡婦,但是田氏也是個跨行當的人物,表現力還是很棒的,以前就看過梁、劉的〈說親〉〈回話〉,這次再看還是一樣地有趣,幾年前初次看梁 谷音演田氏,一身白衣突然閃現一條紅色帕子,強烈對比象徵著田氏的心情,加上臉上的表情,實在生動,劉異龍的老蝴蝶蒼頭表現也同樣搶眼可愛,一搭一唱實在 是很精彩。──說起來,下半場的〈說親〉〈回話〉幾乎保留了長時間以來折子戲的樣貌,所以會覺得這兩折的份量比較重。當然,〈劈棺〉可見梁老師跨越行當的 表現,還是毫不含糊的。

改編的《蝴蝶夢》將整個莊周試妻也包裹在「夢境」裡,讓莊周做一場大夢,確實是比原本的實劈真死來得好,不過莊周一悟道、 連家也不回,田氏守活寡是不是比死寡還慘呢...這個劇情好像怎麼編都無法完滿,正好象徵人生難以滿足的事情實在太多吧,但劇情畢竟不是這場演出中最重要 的部分,重點是老師們的精湛表現呀。



4/15(日)午場

《十五貫‧訪測》

本日戲碼是一折《十五貫》中的〈訪鼠、測字〉(簡稱〈訪測〉),以及《爛柯山》的〈前逼〉〈雪樵〉〈後逼〉〈別崔〉〈痴夢〉〈潑水〉。
其 實我是第一次看《十五貫》的樣子...(毆飛)雖然它已經知名很多年了;〈訪測〉由劉異龍演婁阿鼠,鄒慈愛飾況鍾,因為沒看過別的版本,所以我無法做出比 較,只能說劉老師的鼠模鼠樣很生動,聲氣飽滿、表情豐富,行動看起來就是個邋邋遢遢溝邊鼠的樣子,讓人把目光集中在阿鼠身上。

《爛柯山》

《爛柯山》做為「蝶夢蓬萊」的最後一場演出(以台北場來說),可真是個很讚的結束。
對 我來說,《蝴蝶夢》主要是看老師們精彩地運用技藝,對於劇情多少還是覺得比較不能共鳴;但《爛柯山》則是在表演和故事本身都充滿了可看性,計鎮華飾朱買 臣,梁谷音飾崔氏,兩人「飆戲」的感覺比《蝴蝶夢》更甚。除了〈別崔〉以外,〈前逼〉〈後逼〉〈痴夢〉〈潑水〉都是很有名的折子戲,印象中幾年前看過台崑 (趙揚強、唐瑞蘭、楊莉娟)演過《爛柯山》,但對〈雪樵〉印象比較淺,忘記當時有沒有看到,這回倒是會記得(笑)。

這天演出給我印象最深、最覺感 動的是〈後逼〉(逼休)。正好先前看了一篇文章提到計鎮華演〈逼休〉時的「三笑、三哭」,所以很期待,看到現場演出的時候也沒有落空,雖然笑的部分我沒有 算出三次,但是「三哭」真是讓我看到眼眶紅啊!而且計鎮華一面「叫你不要哭!你偏要哭!不許哭!」的時候,背景只有一把二胡伴奏,雖然不是傳統的崑曲音 樂,但整個氣氛實在催淚得很,這場戲結束時的掌聲也就特別響了。其次就是下半場的〈痴夢〉與〈潑水〉,梁谷音的重頭戲,雖然細節無法很專業地說明,但是我 很喜歡梁谷在〈痴夢〉最後又笑又哭地衝下場的表現,將複雜的情緒層次豐富地展現出來,並且給予這折戲一個強而有力的收煞;到了〈潑水〉的時候,崔氏似瘋非 瘋的樣子,令人憐、令人嘆,最後的投水而亡,是崔氏不得不走到的終點,是讓人欷歔的一幕。
〈別崔〉一場,戲短又不甚好看,雖是交代劇情,但其實以下一場的崔氏獨白交代,也過得去,似乎沒有這個串場的必要。
〈潑 水〉的開場是劉異龍飾演的「小小的資深地方」的戲,地方不過就是要為了新官上任淨空街道,但是劉異龍以擅長的抓哏、插科打諢工夫,將這段戲加長為數分鐘的 點綴戲,我很佩服劉異龍能夠在空空的台上,用肢體、聲音、表情演出「市井街道之間很多人來去,我要叫他們淨空」的樣子,當然演得長了,與劇情本身的關聯不 強,難免會覺得有些怪,可是也不能否認演員的實力,要撐這麼一段戲需要的功力可不是三五載就能有的。

另外補一個心得,雖然可以理解「覆水 難收」的道理,但是朱買臣唱了「怕眾口悠悠」一句詞,感覺就好像有點打了折扣啊...如果只就朱買臣的複雜心情(憤怒/埋怨/自尊心的堅持...)來抒發 的話,我自己會覺得比較感人;若是加上了「旁人輿論」的考量,才讓朱買臣原本想收回妻子的念頭打消,那麼我不由得想多同情崔氏一點。


無論劇情上有什麼遺憾、整體演出還有些什麼缺失,老藝術家詮釋傳統折子戲所煥發出來的精彩,還是忍不住想要叫好,雖然說我認識不深,也許有些規範、唱腔不 甚明白,但是基本上的「好不好看」還是能夠分辨的,這次帶了親戚一二位一同來看「蝶夢蓬萊」系列,她們很少看崑劇的演出,這次一看是大受感動,大加讚賞, 直跟我說下次還有這樣的好戲好演員一定要再推薦,我想,有被台上的表演牽動、感動,所以會期待下一場好戲,繼續看崑劇,這就是最重要的第一步吧。


創作者介紹

天海流星-宅媽小穆的自學家庭生活

穆子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