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示板
我是穆子如,宅媽小穆,卯卯和德德的媽媽。
2011/09/05 長女小卯出生
2013/11/18 第二個寶貝德德出生
喜歡音樂、讀書,許許多多,但自己的時間越來越少
然而,家人是可愛的,必然也有美好不斷伴隨挑戰增長
決定跟老公站在同一陣線,帶孩子在家自學,可能是人生中一大挑戰。
所以會再繼續寫下去,留下我的紀錄,也是我們家的紀錄。


(圖片出處: PAR表演藝術雜誌社網站 專題報導照片)

鈴木忠志‧經典演劇《酒神》
導演:鈴木忠志(Tadashi Suzuki)
演出:日本靜岡縣舞台藝術中心 (The Shizuoka Performing Art Center)


2007/03/25, 跟白米一起去國家劇院看這齣作品《酒神》。
這齣作品的票早早就賣完了,原本四樓沒有開放,後來經過鈴木忠志親至現場勘查,確定四樓還是看得到演出,才加開售票。不過這與我沒有什麼關係──我們買了一樓最後一排的票XD。只是到底為什麼這麼地受歡迎呢?大家都跟我一樣好奇嗎?....總之完全無從想像,即使翻了翻《表演藝術》,仍然不知道會看到什麼,我們就進場了。

未開演前舞台上已經擺好了布景──有著粗糙質感、灰黑色仿如宮牆的背景,舞台的正後方開了個洞,一片黑。
舞台上有六張椅子,各有燈光照著,那漂亮的光澤弧線,與光影的質感,讓我想起了之前看「山海塾」時也同樣簡潔精確的燈光,有種『果然是日本』的感覺...........

開演。
簡單地說,《酒神》是根據古希臘悲劇家尤里庇底斯的《酒神女信徒》創作的,故事描述酒神狄奧尼索斯與底比斯王彭提烏之間的衝突。酒神為了懲罰彭提烏,不但將他迷住,還迷惑底比斯的婦女與彭提烏之母阿嘉妃,成為酒神狂熱的女信徒,將彭提烏撕碎........最後,阿嘉妃清醒過來,發現自己手上提著親生子的頭顱,悲痛之餘決定自我放逐出城。

其實,只是根據劇情簡介,完全沒有辦法想像是怎麼表演的。
鈴木忠志自言:「這齣劇作是在反映自古以來的政教之爭,象徵存在現今社會兩大體系兩大主流價值觀間的對立。」並且不同於原劇本中,由酒神以其神祇身分說話,而是讓一群祭司代酒神發言──「並不希望照本宣科地賦予狄奧尼修斯是神祇的具體形象,而是藉由人具有群聚的需要並探討群眾精神及團體意願的影響而創造的一個故事。」

在70分鐘不間斷的表演中,我到底有沒有體會到導演想要表達的東西呢?
老實說,看到底比斯王的瘋狂,看到女信徒的瘋狂,看到祭司們沉靜地行走、說話,引導彭提烏走入死亡......看到的當下,我並沒有反應出什麼領悟來。

或者說,當下我注意到的,多是演員的表演方式,整個舞台上呈現的畫面。
(還有,必須不斷地去看翻譯字幕。)

演員的身體與表情最讓我敬嘆。這就是所謂「鈴木訓練法」培養出來的吧!掌握身體與聲音的功夫,運動中、扭彎的身軀依然能發出宏亮的喊聲,或者快速地動、快速地靜,或者是全然靜默地維持著一個不變的動作........都是功夫。解說專文是這麼說的:

鈴木忠志的舞台張力,往往不依附在劇情的進行,而是在演員的表演上,這點讓鈴木忠志的作品給人一種不同於以往的看戲經驗。受過「鈴木方法」身體訓練的演員擅長於將身體能量延續在表演的時間當中。......
(林于竝文,節自《PAR表演藝術雜誌》(2007年不知道哪一期 從節目單上抄的)
果然,那麼我的狀況好像也就不奇怪了(笑)。(←自我安慰)

《酒神》的拼貼組合感覺是蠻有趣的,演述希臘神話故事的情節,表演卻融入了非常日本的元素如能劇、狂言、歌舞伎,音樂方面,時而充滿現代感,但女信徒出現時伴隨著能樂的笛奏、或是雅樂,搭配低沉的大鼓聲,女演員們的動作姿態在瞬間停格的張力,剛好表達出儀式性的場面,我個人特別喜歡女信徒出場的部分。(笑)
表演方面,演員們總是唸得很快很急的臺詞,讓我聽了都覺得這樣講話好累,不過那樣的說話方式倒真是猛,一口氣叭啦叭啦的,而且對日本人來說應該是講得蠻清楚的吧;另外,彭提烏的演法竟然會在某個點上讓觀眾都忍不住發笑,我想大概就是運用了狂言的表演方式。
舞台的背景色調是灰暗的,以西方的樣式搭配東方的玄闇,燈光簡約沉靜,恰如其分地盡到了照明的責任,但舞台的光影營造出靜默卻有力量的氛圍。舞台上的人物穿著也是混合了西方的樣式與東方的美感。祭司是灰白色與白色,彭提烏穿著接近日本古代的穿著,女信徒(包括阿嘉妃)穿著有著長長下襬的連身服裝,紅色與白色交錯,在她們的動作中展現同中有異的美感,長下襬像是纏著腳似的,有點像是現代舞設計服裝的味道,但或許更接近能樂或歌舞伎穿著的厚重感?

不拘泥於每段情節的長度,好像言語之間就能出城、一個轉身就像到了山頭的樹叢,以至於有些情節跳接很快,那有點傳統戲曲「景隨言轉」的感覺,又似乎更突兀,會讓人一時之間不一定能明白已經轉換了時空,當然也影響到在現場的理解;除此以外,阿嘉妃的父親,也就是已經年老隱退的「先皇」吧,扮演的好像是個只能眼睜睜看著一切發生的智慧老人,可是又身陷於悲劇的一部分(畢竟孫子彭提烏一死,他的血脈就斷了),劇中我最不明白的就是這位老人的作用,像是說書人嗎?或者象徵著在這個「政教之爭」中無能為力的人們呢?這是我的疑惑,不知日後能否找到解答。

《酒神》具有從日本文化深處挖掘出的特色,同時也很有現代感,不管是混合不同的素材的舞台,或是運用特殊的訓練/表現方法表演,其實都有抓住我的目光,以及對戲劇進行中每一段的緊張、好奇感,雖然看得有點迷糊,但確實讓我欣賞到另外一種樣式的戲劇表演,是一次蠻有意思的劇場經驗。


--------------
星期日多休息,所以就寫一點感想出來
不過還是很粗糙啦^ ^"""
創作者介紹

天海流星-宅媽小穆的自學家庭生活

穆子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鳳
  • 所以說算是好看的囉?
    啊~~我也好想看啊~~
    不知道會不會出影音產品咧?
  • muzju
  • 鳳來留言了耶~好久不見!(笑)
    不曉得耶~我覺得可能不會出影音產品.尤其這齣演出給人的感覺,
    好像要在現場會更明確一點~

    話說,到底是不是「好看」的劇呢?
    我覺得是蠻有意思的作品,
    不過如果預設了某些想像,
    也許會覺得有些怪異呢^^"a
    另外給你個參考:
    我問狗毛學長看完後的感想
    他第一句說「很玄妙」...XD
  • 鳳
  • 因為之前在很努力的看書中
    所以都沒啥時間上網閒逛
    不過今天因為正式離職,
    再加上看書的進度也趕上了
    所以才稍微鬆懈些

    玄妙啊~~
    我個人覺得狗毛學長本身就是個很玄妙的傢伙
    我其實是對那個看起來好像很娃華麗的舞台裝扮特感興趣罷了
  • muzju
  • 咦?離職?
    阿鳳打算找別的工作了咩?我都不知道~
    難怪這麼忙碌啊~也為你加油喔!
  • 鳳
  • 不是啊
    我是要考博士班
    如果還卡個工作的話那會很麻煩的
    特別是最近又將到了我們的旺季
    要是又要加班什麼的
    那我的書不就都不用看了?
  • muzju
  • 哦哦!是要考博士班呀!
    終於搞懂了~那要好好加油哩~
  • 悄悄話
  • muzju
  • 雖然屏是用悄悄話說的,
    可是這實在太搞笑了,
    為了說明我的頭昏腦脹還是要講清一下...
    原來上面留言的「鳳」
    是我的同學
    但我卻誤以為是阿紅的「鳳兄弟」(也就是屏翳)!
    結果就是 完全沒想到要考博班的鳳同學
    而誤以為還在上班的屏要離職考博班...
    囧, 原來是我燒昏頭了,果然我是有在寫論文...啥都搞不清了QQ
    真歹勢,一次誤會兩個人,
    對不起兩隻鳳啦~(拜)
  • 阿雲
  • 呵呵呵 呵呵呵
    原來是這樣啊
    算得上是個美麗的誤會啦 XD
  • 鳳
  • 害我還以為妳是怎麼回事咧
    想說明明就記得有跟妳提過我要考博班的事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