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去MUJI,買了26孔活頁紙,空白與方眼各一包。

然後接下來幾天至今日,我都是用方眼紙在構思論文的相關項目,整理想法。

是因為讀邱瑞鑾的《布朗修到哪裡去了?》才開始在方眼紙上寫字的。為什麼呢?因為那本書的紙頁就是方眼紙。在方眼紙頁的書本上依著方格,寫下自己的話,自己覺得是蠻有趣的感覺,於是不知不覺地萌生了「實際寫東西用方眼紙好像也不錯」的感想。

所以現在我有點愛用方眼活頁紙的傾向(笑)。

也許,是因為在思考論文的問題,如果面對著一片空白,反而會有不知所措的緊張感;
而方眼紙?長得就一副期待被構圖和註解畫滿的專業樣。
我就這麼默默決定如此解讀了:空白的紙是讓人可以自由揮灑的,而方眼紙,則是以規律嚴整的背景,預先為任何一種擘畫鋪了底。

附帶一提,MUJI的方眼活頁紙用了70%的古紙再生,質地輕薄,書寫的感覺還不錯,擦拭則要小心。



--

今天狀況不佳,雖然有方眼紙,但腦袋有點空。乾脆先來貼上這篇。
創作者介紹

天海流星-宅媽小穆的自學家庭生活

宅媽小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