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示板
我是穆子如,宅媽小穆,卯卯和德德的媽媽。
2011/09/05 長女小卯出生
2013/11/18 第二個寶貝德德出生
喜歡音樂、讀書,許許多多,但自己的時間越來越少
然而,家人是可愛的,必然也有美好不斷伴隨挑戰增長
決定跟老公站在同一陣線,帶孩子在家自學,可能是人生中一大挑戰。
所以會再繼續寫下去,留下我的紀錄,也是我們家的紀錄。

 ※全文轉載自白米拎的BLOG

很突然,我知道。

毛弟在動物醫院待了好些天,
在中山動物醫院讓美麗的姊姊們疼愛了五、六天,
之後又轉到中央動物醫院待了四、五天。

之後同事費盡心力才找到朋友當中途,
毛弟才到那裡兩天,
第一天還那麼活潑好動,到處追人類女生。


我週四下班後趁毛弟還沒被中途接走前,
刻意到醫院牽牠去散步,
送回醫院時,毛弟跟我大玩脫逃術,
不肯乖乖回到籠子中,
而我還失手將獸醫院的狗籠的門拆下,
最後連拖帶抱地才將毛弟送回籠子裡。


結果禮拜六晚上八點多左右,
同事的朋友打電話給她:
毛弟的情況不大好,要有心理準備,
因為牠今天瘋狂腹瀉、奄奄一息,鼻子還流黃色的鼻涕。

中途將毛弟帶去獸醫那裡,
獸醫說可能是普通感冒,也可能是犬瘟,
當時獸醫還阻止其他求診的主人帶動物進來,
以免被傳染。(犬瘟是空氣傳染,所以感染率很高)

醫生說先帶回去吃藥觀察,
三天後如果痊癒就是感冒,沒有則是犬瘟。

結果,晚上九點四十幾分左右,
同事打電話來,聽背景應該是在街上,
她哭得痛不欲生:毛弟死掉了!

我生命中有不少動物來來去去,
但是我終究無法因為習慣而減低悲傷。



毛弟可能是在流浪的那陣子,
感染到的,
犬瘟潛伏期約10~14天,
潛伏期間沒有症狀,
但是通常發作,並不會那麼快死去,
毛弟的猝逝,也讓獸醫感到驚訝。


只希望這最後的時光對毛弟而言,是幸福的,
也希望與毛弟接觸過的狗兒們都平安無事,
也希望牠能在天堂的草原上盡情地奔跑,
開心地跟美麗的天使們玩在一起。

謝謝這段時間以來,
伸手幫助毛弟的大家。



……………………………………………..
最後,說我們有「愛心」,
這兩個字實在太沉重。

畢竟伸手幫一隻狗兒
中間面臨了許多現實的壓力
包括金錢、時間、以及心力,
或是旁人的冷言冷語
如:救得了一隻,還有成千上萬隻。
或:人都救不活了,還救到狗身上?

聽到這種話,我們並不會感到灰心,
只是希望說出這種話的人,
能自己想一想,
您往往用這樣的言語阻擋掉多少自己起而行的機會?
即使動物不在您的救助範圍內,
但您自己又何嘗伸手救援過人類?

只是既然那樣的弱勢已來到你的面前,
在能力範圍內,沒有坐視不管的道理。

這並非是一句:這是社會該負的責任。
就將責任轉嫁到很抽象虛無的社會或者政府,
合理化自己對眼前事物的無視或漠視,
藉此換取微薄的心安理得。

我知道我們的力量很小,真的很小,
因此希望多點肯付出行動的人,

畢竟動物救援或者其他救助他人的義行,
光靠單打獨鬥,真的很吃力。

同時,也謝謝我認識的或不認識的朋友們,
對流浪動物的關心。

也期許我們,每天,都能做一點點能讓世界更美的事
創作者介紹

天海流星-宅媽小穆的自學家庭生活

穆子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muzju
  • 穆子補述

    毛弟的驟逝,我也嚇了一跳
    不曉得牠自己是否意識到這幾週
    正是牠的最後一段時光?
    在白米拎與其他朋友們的幫助之下
    至少牠並非在人人喊打的寒涼中死去
    至少有人關心牠到最後一刻
    衷心希望毛弟能夠恬然安息。

    後面的那一段話
    其實也讓我覺得心有戚戚
    無力回天的事情很多
    坐而言不如起而行的道理大家都知道
    不過在面對某些事物的時候
    多多少少,我們可能選擇殘酷或無視...
    狗狗也好,人也好,
    最近除了毛弟,還有樂生院的消息,
    陸陸續續多看了些,心底隱隱泛起涼意

    轉載或串連
    我能出的力量很微薄
    不過我也如同白米一樣
    期許每天都能做一點讓世界更美的事。
  • whiterice
  • 謝謝小穆的相助
    希望毛弟在天堂過得好
  • 阿雲
  • 也許結果不如人意,甚至出人意料,
    不過,都盡力嘍!
    這樣就好 ^^
  • 屏翳
  • 真令人難過的消息……
    會不會是毛弟知道要找個能收養他的主人並不太容易,
    所以不想拖累暫時收容他的好心人太久呢?
    他是隻很可愛討喜的狗狗,希望他在天上能過得快樂~(低頭哀悼)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