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示板
我是穆子如,宅媽小穆,卯卯和德德的媽媽。
2011/09/05 長女小卯出生
2013/11/18 第二個寶貝德德出生
喜歡音樂、讀書,許許多多,但自己的時間越來越少
然而,家人是可愛的,必然也有美好不斷伴隨挑戰增長
決定跟老公站在同一陣線,帶孩子在家自學,可能是人生中一大挑戰。
所以會再繼續寫下去,留下我的紀錄,也是我們家的紀錄。

20110905-生產當日-034-cut.JPG  
生產完到現在,眼看小卯都兩個月大了才來寫生產文,還真是有夠不新鮮的,不過生完就一直「忙」得都沒有心情更新BLOG,也就這樣拖拖拉拉來了...在記憶真的淡去之前,要趕快寫下來啊!

小卯的預產期是9/2,老實說從8/30的產檢之後,就開始對於小卯要「退房」的徵兆既期待又緊張地注意著,尤其是接近預產期的那一兩天,只要一覺得肚子變硬了起來,就想說會不會是子宮收縮,還開始記錄時間呢。可是好像在玩弄我跟小卯爸的心情似的,一直沒有更明確的產兆,連到了9/2當天,都好像沒啥特別的動靜。
直到9/4早上醒來上廁所的時候,發現一點淡淡的紅色,欸呀?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落紅嗎?趕快去跟我的老媽報告一下,老媽說可能還沒那麼快,先看看情況,可能中午吃過飯再去醫院也不遲。這天是星期日,於是我跟小卯爸還去了教堂參加安息日聚會到中午才回家,然後在家裡吃了飽飽的午餐。吃完午餐以後,感覺後腰有酸酸的感覺,似乎有半小時酸一陣的頻率,就由老媽開車載我跟卯爸以及我那鼓鼓的待產包前往醫院。

到醫院直奔三樓產房,在待產室裡躺下,護士幫我裝上了之前產檢時做過一次(只綁了半小時)的胎盤功能檢測儀器,再度看到儀表上有兩個數字:胎兒心跳與宮縮指數。一面聽著小卯砰砰的心跳,等待護士來幫忙做內診評估是否要住下待產,結果護士內診後很果斷地說「開3公分多,可以住了」,就此開始了我在醫院的待產時間~此時大約是下午2點半左右。
一旦確定住院,我就也照指示開始換上了住院的衣服,戴上病歷手環,然後左手開始打點滴,這隻點滴一開始只是做為補充水份等等的,但是之後若要加催生或什麼藥的話,也會透過這點滴打進來。於是我就變成被儀器和點滴固定在床上啦,可以坐起吃東西,但是不能下床;所以我媽去幫我買了個感覺就用不到幾次的便盆之後先回家,然後小卯爸幫忙跑住院手續。
剛確定要住院待產的時候,正巧我的主治醫師也出現在產房,也許是有其他產婦也來產房報到了吧,她看我的狀況與表情,說距離我要生出來還早呢,「看這個表情怎麼可能像要生?」就這樣跟我媽說。當然,後來我就瞭解為什麼了......

下午六點內診,子宮頸開到5cm,護士說要打電話跟醫生報告,子宮收縮的頻率已經變密集了,但是還算可以忍耐的範圍,就是在宮縮指數飆高的時候努力深呼吸度過,這時候儀表上的宮縮指數可以高達120了吧,平緩的時候是60幾,所以起伏真的還蠻大的...但是還能吃晚餐啦,老媽從家裡直送來的晚餐,我還是很努力地吃了不少。
晚上八點出頭,情勢已經越來越緊張了,我覺得腰背都好痠,感覺一直無法輕鬆,好像躺在床上的角度都不太對,躺也不舒服坐也不舒服,子宮收縮的力道真的越來越強烈,八點四十分左右,我已經會痛得哀哀叫了,雖然不是很大聲,但是表情已經變啦,我媽說「這就是生小孩哇哇叫的痛!」那種痛實在很難言說...又酸、又緊、又痛,漸漸地連用彈性帶綁在肚皮上的兩個感測器也變得好沉重似的,痛到一度都要哭了,事後想想,這應該就是為什麼有些人想打無痛分娩,就是要避開這些反覆又反覆的痛感,免得在孩子生出來之前被磨得太累吧!
九點十五分內診,子宮頸開6~7cm,據護士說她內診可以碰到小卯的頭;九點三十五分內診,這次開到7cm多,卯卯繼續動啊動,我繼續哀哀叫,還沒有辦法把她推得更出來一點,可是我已經累了....
十點四十,護士在點滴裡加藥了,據說是可以加快子宮頸軟化速度、還有緩和子宮收縮力道的藥,加了藥以後有段時間覺得血管裡好像有涼涼的東西在流過,不過那實在不是重點啊,重點是想趕快把卯卯推出來!可是現在開始才是我的難關呢~

晚上十一點半前後,子宮收縮的點滴打完了,覺得收縮的感覺很劇烈,這時候來值班的護士已經換了一兩個吧,這會子來的一個大眼睛可愛護士來內診,還有要試著幫我把子宮頸撐得更開一點,她說只要我用力的方式對的話,應該可以這樣順利將子宮頸撐開才是,可惜我就是沒有辦法聰明地領悟該怎麼用力,結果就是時候未到;我只能繼續試著在宮縮變緊的時候調整呼吸,還有用力,看能不能讓子宮頸撐開得快一點,還有讓卯卯更接近產道口一點,後腰痠得要命,而且因為要用力,後來雙腳都覺得軟了。
時間推進著,捱過了9/4,進入9/5,宮縮好像有點減弱,可能是因為我也好累了。凌晨兩點多,連我家老爸忍不住跑來看看情況,我想我那時臉色應該很慘吧,不過老爸並不能幫上什麼忙,後來還是只得先離開(但我為我的爸媽都這麼擔心我的情況感到十分感動窩心啊),這個時候已經搞得全身很無力了,但是就算想睡覺打瞌睡,也會因為陣痛而醒過來必須試著調整呼吸,真真慘極。護士說我的力氣太小(這真是出乎我的意外)、用力的方式又不正確,然後呼吸又混亂,所以體力一直在錯誤中消耗掉。這真是給了愛練武的卯爸,以及現在致力練習/教學養生功法的卯外婆(我老媽)一個好理由,叫我要運動才會有體力,但我個人覺得問題是出在我用力的方法不對,而不是真的那麼沒有力氣,但無論如何,當時只能一臉無力地繼續掙扎...
忘了是在哪次的內診,護士又來幫我撐子宮頸,但是還是沒有達到目標,只有把羊水啵的一聲弄破,這下我更是被固定在床上,墊著產褥墊動彈不得啦。

半夜其實老媽也陪了我們好一陣子,不過到了凌晨快三點,她因為六點半就有養生功的課程,也先回去休息。待產室裡又剩下我跟小卯爸繼續苦撐。
耗了一整晚,護士說不要再用錯力了,先休息,才有力氣,事實上也是都累了,我一面陣痛一面禱告一面磕睡,有時實在分不清自己有沒有清醒,陪著我的小卯爸很辛苦,因為沒有床可以躺,他只能在床邊坐著打盹或靜坐。清晨四點多我從昏沉的狀態中醒來想要上廁所,不過只能很尷尬地在床上用便盆;這時候我們都有一種長期抗戰的感覺...
護士又進來了,清晨六點四十五分,按醫生囑咐,點滴裡加入了催生的藥。大約在這時間前後吧(時間隔太久真的忘光了Orz),護士叫我不能再進食或喝水,以防產程要是拖得太長,可能會考慮剖腹生產。
老實說,痛那麼久,呼吸也變得辛苦,我真的一度冒出「我不想生了」和「不如就剖腹產吧」的念頭,不過第一個念頭太不實際,第二個念頭則在小卯爸的精神喊話之下硬是被壓下來,小卯爸這時真不像是老公,反倒比較像是個教練,一次一次幫我和陪我深呼吸,叫我控制呼吸來控制疼痛,以免又無謂地耗掉太多的體力。

清晨的護士又換了一位,這位感覺比較犀利,她比較確實地教我要怎麼用力,要趁宮縮指數飆高的時候用鼻子呼吸,然後抓著自己的腳踝,用力,就像學姐說的「像大便一樣」地用力,目標是要把小卯的位置往陰道口推,推到能在陰道口看見她頭髮約10元硬幣那麼大的時候,才能推進產房。在這期間主治醫師也來看過,總之就是要用對力趕快把小卯推出來就對了,所以接下來的幾個小時,就是小卯爸看到宮縮指數上升(同時也是我覺得痛的時候)就把我的上半身扶起來,然後我抓著腳用力的過程,每次宮縮陣痛時大約可以用力四到五次,然後就休息,這樣一直重覆、一直重覆,早上八點二十分,在一次用力的時候,小卯爸和護士第一次看到卯卯的頭髮,我也終於比較清楚所謂「像大便一樣」的用力方式,身體會有什麼感覺!這時候老媽下課,帶著早餐來給我們,可是我們當時都吃不下。
護士來內診的時間比較頻繁了,我們繼續奮戰,終於在早上九點五十分左右,護士終於說可以推進產房了,但是我一面如果感受到宮縮痛就還是要用力,於是她們開始快速作業,肚皮上那兩個測量胎心音和宮縮的監測器終於拆了下來,我的床終於開始移動前往產房,而要進產房陪產的小卯爸則被引導去換裝,當然啦,他是帶著相機的(笑)!
20110905-生產當日-001.JPG  

產房厚重的門打開,產台椅就在眼前,墊著綠色的布。護士把病床移到產台旁邊,幫我把身體移到產台椅上,這時我還又感覺到宮縮而無法馬上移動,又用力了幾次,然後才順利坐上產台。然後醫生也準備妥當就定位,然後小卯爸也全副綠色無菌衣並帶著口罩走進來了,護士叫他站在我身後,有綠色手術布的地方都不能碰,還有交代要等小孩出生清潔好才可以拍照。
再度陣痛,用力的過程中可以感覺到醫生在會陰部動刀,不過那實在是不算什麼啊,肚子的緊繃感與痛感才是最有實際感的!我繼續在陣痛的時候用力,也不知道是真的抓住用力的竅門了,還是在產台上是兩腿分開跨在特殊的墊子上比較好使力,又或者是卯卯也無法回頭只能直往前進,總之一次用力下,卯卯的頭就擠出來了,這時我應該有一面用力一面亂叫吧,然後又繼續哇哇叫繼續用力,就在某一瞬間我感覺到肚子的緊繃感突然消失,整個放鬆似地,卯卯出世了啊啊啊啊啊!
那一瞬間,我的回憶裡是我和小卯爸都一起哇哇叫,連叫帶笑地喊著卯卯出來了啊,終於把妳生出來了,那一瞬間,是2011年9月5日上午10點05分。
旋即聽見卯卯的哭聲,完全不用打屁股,據卯爸說,卯卯在只露出一個頭,身體還沒滑出來之前就「啊」地出聲了。然後護士快速地把小卯抱到後方去清理,對我則是說「沒事了,現在要生胎盤,只要ha,ha地呼氣就好」,呃,胎盤也要「生」啊?來不及反應,其實也記不太清楚了,總之胎盤也順利地排出來放到一邊的空盆裡準備處置掉,然後醫生直接在產台上幫我按摩子宮,那竟是出乎意外的很痛啊!忍不住我又叫起來,護士還是說只要呼氣就好,這種痛跟之前陣痛感覺不同,但是就是很痛,原來學姐說按摩子宮很痛是真的,還真是沒生過不知道啊。
按摩完子宮,醫生開始幫我處理傷口、縫合會陰部那一刀,這時候小卯已經初步被清理好,由護士抱到我面前來,放在我身上,這是醫院鼓勵母乳的配合措施:讓嬰兒在出生後與母親盡快接觸,以刺激乳房泌乳的機制。

20110905-生產當日-012-cot.JPG  

小卯趴在我胸前,沒有哭,嘴巴微張還滴下了口水,她好小好小的感覺,小小的長長的手指,小小的身體,這就是我孕在肚子裡40週又兩天的孩子呀。那時刻我沒有哭,但是心裡有種對生命誕生的感動。護士幫我和卯爸、以及我胸前的小卯一起在產房內拍了我們第一張全家福,這是醫院產房的安排,照片在我到恢復室稍做等待的時候就列印並送到我們的手上。

然後,醫生完成了縫合等傷口的處理,小卯爸先被請出去換回自己的衣服,而我則是胸前趴著一個小娃娃,再度由護士協助,從產台上離開移到病床上,被推出產房,移至恢復室。小卯跟我在恢復室的時間並不長,隨後就有護士把她抱去嬰兒室(要確定重量還有洗澡等等),但在那短短的時間內,我唱了短短的詩歌「我是神的孩子」給她聽,看著她的小手,感到生命的創造真的非常不可思議。
出生的重量是3300g,身長54cm,頭圍34cm,一切平安!

接著在恢復室裡,我跟卯爸一個接/打電話,一個發簡訊通告,在恢復室一會兒以後,我就住進了病房,雖是三人健保病房,但我很幸運,因為沒有人先住進去,所以第一天像住套房一樣獨佔了整個房間。雖然醫院有母嬰同室可以選擇,但是剛經過20小時自然產產程的我和卯爸都累慘了,直接決定先由嬰兒室照顧,讓我們好好地睡上一覺再說!不過,當然還是先痛快地吃了老媽帶來的早午餐囉。(笑)

終於在兩個月後,讓小卯在記憶中再度誕生一次。有個學姐說,她覺得生完以後就會忘記生那時的痛到底是什麼樣的痛,一定是神的安排,好讓母親們不會害怕再生下一個孩子,或許是有道理的呢。因為隨著時間的飛逝,那種痛的記憶,好像真的變得模糊,只記得當時有痛過,但也記得把孩子生下來的那一刻,身體突然那麼痛快地放鬆,真的是很神奇啊。
而落落長的生產文,到這裡也先暫時告一段落吧,之後就留待下一篇記錄囉!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天海流星-宅媽小穆的自學家庭生活

穆子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hinki
  • 啊啊阿嵐寫的真的很清楚耶!媽媽真的好辛苦...感覺上生過小娃娃才會知道的更清楚。(不過我好像真的完全沒有生小孩的慾望耶XD 可能是覺得自己沒把握好好把小娃娃養大吧~)
    還是非常恭喜喔!一直都很期待看到小卯的照片or影片。雖然自己不想生,但是喜歡看別人家可愛的娃娃XD 看哪時候三人全家比較有時間接待外客的時候我再來去探訪啊!小卯好可愛~~
  • 對啊,真的是生過才知道,生完以後跟媽媽們的談話可以Level Up一級...沒生的時候確實是不會特別想像生小孩的情況,我也是啊~很多事情都是沒有先想像的^^"
    謝謝妳的祝福,其實我們現在還算有空,就是不太能出門,所以妳可以來我們家玩XD

    穆子如 於 2011/11/14 09:17 回覆

  • 焦阿巴
  • 阿嵐好厲害...‧
    媽媽真的好辛苦 Q_Q…。
  • 沒有什麼好厲害啦
    不過當媽媽真的很辛苦就是
    以後一定要好好疼老婆喔小巴XD

    穆子如 於 2011/11/14 09:1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