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開始,口腔右下角的智齒區開始發出警告,在吃了一兩次消炎藥後安份下來的智齒,又開始作怪了。之前看牙時,醫生說也許可以去醫院拔,因為這顆智齒跟前面一顆的位置太近,而且還沒冒出很多吧,所以也許會比較費工夫。但是聽醫生這麼一講,我想像去醫院的下場是大動刀兵,整個就抖了,所以硬是吃消炎藥裝沒事撐過來,但是這次一面捱著牙疼,一面覺得還是心一橫把它處理掉好了......晚上要睡的時候,都還沒辦法馬上睡著呢~"~

所以上週五下午回娘家,就順道去一向看的牙醫診所找醫生報到。
醫生看了一眼,馬上就說這顆要拔,但是他很討厭拔這個樣子的,因為可能有「買一送一」的危險......就是因為跟前一顆牙黏得太近,所以不幸的話,搞不好會把前一顆牙給拉起來!
講得這麼驚悚,我還是盡量很勇敢地問了,如果前一顆被拉起來怎麼辦,塞回去嗎?(醫生曰:塞回去啊,然後妳就三個月都只能用另一邊的牙齒吃東西,而且那顆牙能活著的話算是奇蹟...)
但是不拔不行了吧?
醫生再度果斷地說,當然要拔啦,我應該早就告訴妳說要趕快拔掉啊...#*$!^*
一面說著,其實已經開始幫我打麻藥了,
第一針打在嘴皮子上,就是口腔內側,已經是覺得痛了,
不想第二發打在牙齦的更是一整個讓人想掙脫診療椅啊...(大囧)
打完麻醉,照X光片,這好像是我第一次在牙科照X光,想之前拔第一顆智齒的時候就沒有這麼費事啊~
而且醫生打了麻藥以後又緊張地問了一句「你還沒懷孕吧?」因為懷孕的話麻醉藥進去是有影響的,我說應該還沒...但是被問總是會毛毛的啊,現此時就沒有具體證據確定沒懷,要怎麼回答?

所以在這看來很緊張的狀況下,麻藥一面生效,我一面趕快偷偷地做了一個禱告......

正式開始拔牙了,因為其實看不見醫生手中拿的是什麼(老實說我覺得看不到應該比較好),只能猜測可能是先消毒、然後塞棉花條撐好,然後就開始聽到滋滋滋滋滋滋滋的,很傳統的鑽牙或洗牙機器的聲音,滋~滋~滋~...
「好,漱口。」照做以後,還看不出什麼端倪,可是我不太敢用舌頭去探探看。
然後下一回合,棉花條塞好,嘴巴張好,醫生不知道拿什麼工具,很用力地在施壓我的牙齒!我心想,該不會已經在拔牙了吧?
可是那種感覺好像是往下壓,而且我也覺得我的頭被壓得跟診療椅好近好近好近,重壓的感覺穿過了麻醉而無感的部分,但是壓到了沒打麻醉的下巴,所以反而是下巴覺得被壓得有點痛...
然後又怎樣我忘了,可是很快地醫生就說:「好啦,這樣就很漂亮地拔出來,沒有買一送一了。」
咦?我一面嘴巴裡還擺著那根導口水的管子就一面含糊地問:「拔完了?」
醫生說是(他聽得懂耶),然後拿紗布(後來才知道)往我嘴裡塞,然後叫我咬住;再塞,再咬住。
然後我就坐起來了,聽醫生交待從拔牙後(當天下午4點45分)到晚上6點,都要咬著紗布,
如果有口水甚至一點血,都給它吞進肚子裡,而且還要盡量少講話。吐掉紗布後先吃藥,然後可以吃一點飯。一切大功告成。

醫生給我看那顆躺在工具盤上的智齒,齒冠被挖了一塊不見了,
原來醫生說,他先把跟前一顆牙連得很近的齒冠部分挖掉,讓兩顆牙沒有互相牽引的力量之後才開始拔,所以才沒有連帶拔牙的危險,
不過就是因為這顆牙已經不完整了,所以醫生叫我不要把它帶回家做紀念啦,
所以,沒有辦法做有圖有真相的報導(是說會有人想看嗎?XD)
所以,我在離開診療台之前,有留戀地多看了它帶血的身軀幾眼.......

既然咬著紗布又被勒令要少講話,就只能跟老公比手畫腳了,
陪我一起到診所的老爺知道我要拔牙,就開起小筆電打電動,做足了長期抗戰的準備,
沒想到我走出去開始跟他打手勢的時候,他先是反應不過來「妳幹嘛不能講話」,一知道我已經拔完牙了整個就很驚訝:「怎麼那麼快?!」
因為他在台中看牙醫拔智齒的時候,可能是牙齒硬吧,拔了一個小時,
我這顆好像很危險的牙,竟然二十分鐘左右就搞定了!

現在我的嘴巴裡就少了顆智齒,多了個血窟窿,
吃什麼都擔心會卡進洞裡,所以還是要盡量只用左邊牙齒進食,
那隻很痛的麻醉針似乎有在牙齦上留個小洞,所以也還沒有很舒服,
止痛消炎藥已經吃完了,現在還是有著牙疼的感覺...
希望我的身體的自癒能力能夠好好發揮啊~


創作者介紹

天海流星-宅媽小穆的自學家庭生活

穆子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