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跟著我婆婆(是的,我的BLOG裡竟然出現了「我婆婆」這樣的詞,我的人生確實邁向了另一個階段)到台北的三德大飯店吃Buffet(這樣拼嗎?),因為婆婆的哥哥,也就是二舅的孫女滿月,所以宴請親族一起來吃到飽。小女子的夫婿因為要打工賺錢,所以就只有我跟婆婆兩人驅車上台北,有種代夫出征做家庭外交的感覺(笑)。

三德的食物不錯,在三舅媽的提點與「協助」之下,我真是一餐當兩餐吃,整個吃飽撐到後悔自己幹嘛穿上衣和裙子分開的衣服出來吃Buffet呢...但是除了吃,跟同桌的三舅舅、三舅媽也感覺比較熟絡了,三舅媽熱情邀約我去她們家練習畫油畫,還講了一堆過去的事情,提到她已過世的婆婆(也就是我婆婆的媽媽,老公的外婆)、提到她自己的戀愛與婚姻事種種,雖然感覺有點八卦但是不能說,我一面聽、一面覺得我好像終於真的比較認識這個新家族的某些人了...

飽餐一頓(太飽了)以後,想說既然到台北,就「順路」去新店看看弟妹和半歲的小姪女,短短一小時左右,帶了相機都是在拍小姪女的表情動作,小孩子真的跟貓咪一樣超殺底片,不僅是因為他們都是很可愛的生物,更大的原因是因為他們都太會動,但真的是很可愛呀!

下午四點半,因為還要趕回台中參與唱詩班練習,所以趕快再開車上路。
路上,因為只有我和婆婆兩人,來時也是這樣聊來的,回程當然也是聊回去,不過可能是因為剛剛經歷了家族聚餐,所以回程我當聽眾的時間比較多,聽婆婆聊起她的母親、父親,隨機地順著歷史的脈絡,也講爺爺、大哥、二哥、大哥的兒子、三哥的太太......我就是聽、遞水、遞回數票,好像在聽故事一樣,補習著新的家族歷史。
是的,新的家族歷史,今天我覺得自己真的擁有了另外一支新的家族,在原本的家族樹之外,又與不同的姓氏、不同的家庭故事纏連在一起,「我真的結婚了耶,有不同的家族耶...」這種心情,偷偷地生了出來。
也不知道該說是開心還是不適應,或許就是單純地既來之、則安之,好好在我的新家庭裡生根、與新的家族相識,讓自己接納更多,也學習更多,也是我現在開始的功課吧!

話說,上一輩的長輩們真的是很艱苦的一代,他們所擁有的回憶和歷練,是這一代的我們很難想像的,不管是我自己家的故事,或是現在在夫家聽到的故事,都有點遙遠不易想像為真實的感覺;再上一輩的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就更不用說了,還在接受日式教育、或是被日本人欺負,跟現在追隨日本流行的時代竟只是數十年、頂多近百年的距離。這時候還真覺得要為家庭紀錄歷史,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呢....(欸,離題了XD)

創作者介紹

天海流星-宅媽小穆的自學家庭生活

穆子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