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腔折子戲

2010.04.29(週五)城市舞台
陜西研究院代表團來台演出

原本想說省點錢不要看太多戲了,可是後來看了節目簡介,聽說這天的折子戲有很多不同的花樣,所以還是忍不住買了張票去欣賞。
這天的折子戲劇目是〈殺狗勸妻〉、〈趕坡〉、〈伍員拆書〉及〈鬼怨‧殺生〉,包含了多種行當和情境的劇情,光是旦角就有伶俐的花旦、正旦、鬼旦,鬚生戲也看到薛平貴和伍子胥兩種不同的角色風格,算是一口氣領略了秦腔劇目的諸多風格,加上秦腔的唱唸音樂本來就比較具有強烈的地方個性,整體來說看得還挺過癮的。

〈殺狗勸妻〉講曹莊娶的妻子焦氏原本只是做表面工夫給先生看,但趁丈夫出門砍柴時就對婆婆相當忤逆不孝,不善盡照護之責,歸家的曹莊發現實情之後就要將焦氏教訓一番,焦氏一會兒無辜、一會兒任性耍賴,最後讓曹莊氣得拿起刀子來要砍老婆時,焦氏無計可施只好叫婆婆救命,婆婆出來也差點攔不住,正巧一隻黃狗經過,焦氏情急抓狗往前一擋,曹莊一刀把狗頭給砍了下來;焦氏看狗被殺,想到自己要不是婆婆的阻攔也會死掉,就一下子悔過承諾要孝順事奉婆婆的簡單故事。這折戲的感覺就是很有地方味、簡單的兩三角色,與家常瑣事的故事,那隻在關鍵時刻跑出來的黃狗是人穿著布偶裝爬上舞台的,看到的一瞬間真的很有喜感,也因為突如其來,特別覺得這隻狗死得無辜啊。(笑)

〈趕坡〉就是京劇〈武家坡〉薛平貴戲妻王寶釧的故事,有許多唱詞與京劇非常相似,但是整體的劇情鋪排比京劇的感覺更有起伏,而且也比較逗趣點兒,京劇《武家坡》中的薛平貴講話比較討厭,王寶釧則是盡守正旦風範非常嚴正規矩的感覺;在秦腔的版本角色的唸白比較活潑有味,而且王寶釧生氣的時候也比較有情感轉折,京劇版在薛平貴假裝自己是來「接收」王寶釧的軍人時,王寶釧就開始哭頭開始罵一大段了,但是秦腔版只讓她罵兩聲薛平貴,就開始轉進「蘇龍魏虎為媒證」的對唱,直到薛平貴掏銀子給她做安家錢時,才又安排了一段慢唱,讓王寶釧徹徹底底地把她的貞節和骨氣都唱出來,再轉回「給你娘做安家園的錢」,感覺經過快慢的轉折鋪陳,更是罵得酣暢淋漓呀,說到對白還真的是讓人絕倒,有時簡直像是相聲一樣的一逗一捧,很好玩,也讓劇情比較有點綴,已經以唱功為主題的京劇《武家坡》反而無法享受到這樣看劇情的樂趣。

中場休息後是〈伍員拆書〉,描述伍尚、武員(即伍子胥)兄弟二人在棠邑駐守接獲父親(伍奢)家書,原來伍奢諫言頂撞了楚平王,平王革伍奢職,也欲將其子一併剷除,所以逼伍奢寄信給兒子,假意要封官而召之回京,兩兄弟起疑並逼問來使,方知始末,伍尚決定為國盡忠、為父盡孝,也就是要擔責回京送死,但要伍員逃國出走,以保伍家香煙;這齣戲說是鬚生行硬工戲,伍員一身戎裝打扮加靠旗,甚是威風,演員聲音也相當響亮,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秦腔的伍員真的好激動呀,講話的聲調比哥哥高倒也罷了,口氣也很意興風發地,在發怒的時候,不僅是吹鬍瞪眼睛,他氣得連椅子都搬起來跟著跑了(坐在椅子上連椅子一同搬起,坐到使者身邊的動作真的很好笑),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激動的伍子胥哩,但是這樣的個性,也就很容易解釋為什麼他日後會去開墳鞭屍了吧!

最後是選自《李慧娘》的〈鬼怨‧殺生〉,〈鬼怨〉部份即慧娘被殺後幽魂飄飄大發怨氣的一段,〈殺生〉則是慧娘發現裴生遭追殺卻苦無方法時,土地公現身賜給一把陰陽扇讓慧娘運用,慧娘遂至花園協助裴生脫逃。這齣戲展現了鬼旦的形象,哀怨又充滿烈性骨氣,更展現了演員的特技和身段功夫,當初看簡介時就很好奇李慧娘要怎麼噴火吐火才選這天看戲,看到演員吐火技時真的覺得她很厲害。

秦腔演員最讓我覺得不可思議的是他們的聲音,像是旦角,都非常的響亮飽滿,像是〈趕坡〉中的王寶釧一角,演員在後來突然拔高音唱得比之前還響還亮,但她的表情卻似面不改色,真讓人不禁懷疑是不是真的在不同地方長大,就會有這麼大的差異?伴奏的音樂也感覺比京劇更強勁有力,感覺這樣的戲曲藝術就應該是在更大的廣場、類似野台戲或廟會似的場面演出,這並不是說秦腔藝術不登大雅之堂,只是想說這樣的表演真的很有地域民族的特色,可以想見這樣的表演在民間是以多麼活潑的方式流傳,又是怎麼被觀眾喜歡的。平常我也不是一直在看地方戲曲,所以偶爾這樣看一場秦腔,就像是特別去吃頓陜西料理一樣,別具風味。

創作者介紹

天海流星-宅媽小穆的自學家庭生活

宅媽小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