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澤周平《隱劍孤影抄》
李長聲譯,木馬文化,2006年12月初版。



因為知道電影《隱劍鬼爪》,才對這本書產生興趣。
(不過我並沒有真的看過這部電影)
這是我讀的第一本日本劍客的時代小說,前一本讀的是山本周五郎的《五瓣之椿》。
《隱劍孤影抄》其實是一部集結了八篇短篇的小說集,背景相似,地位相類的中下層武士或劍客的八篇小說,分別是:
邪劍龍尾
怯劍松風
黑劍虎眼
必死劍鳥刺
隱劍鬼爪
雌劍細波
厄運劍刈蘆
宿命劍鬼奔

每一篇的標題,就是故事中關鍵的劍術招式,一篇故事裡有一招秘劍、獨傳劍、自創絕招,如果是武俠小說,所有人事物都會圍著這一招式打轉,但藤澤周平並不是這麼運用這些絕技的,劍招像是故事的重心,或說是情節的最高潮吧,但其實他要細描的不僅是劍招之玄妙,而是人心之深奧。

讀的時候,讀完的時候,我都覺得我喜歡這一本書。
記得之前曾經看過為這本書的宣傳詞,好像是「即使是秘劍,也不能當飯吃呀」這樣的話吧!讀完這本書,我確實認同這句話。

武俠小說裡我們看見江湖冷暖,但總免不了為了其中炫然的各派絕學,以及命運跌宕起伏的武林高手經歷所傾倒;然而讀藤澤的小說,裡面沒有武林霸主或者眾矢之 的,他寫的是像公務員一般的武士們──偶有一招半式的高明,也潛藏在暗處,藏恐懼裡,藏在柴米油鹽裡,甚至藏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抱著秘劍或絕招過活,故事 裡的人物悲悲喜喜,劍招不一定不敗,人的脆弱或堅強則遠比劍風強大。

李長聲的導讀中有一句「讀者這才明白了劍俠原來一直是嚴守義理地生活著。」
確實是如此。
或者該說,故事中的每一個人,男女老幼,依其所受的教育,依內心建立起的「義理」,恰守其分地生活著,如果多走了一步也許就是瘋狂,如果少走了一步就是死 亡,擁有秘劍的人、對抗秘劍的人、受秘劍所牽累的人,都是一樣的人,抱著屬於自己的信念。他們都不是大人物,在藤澤的筆下悲喜交揉地生活著,每一個都是真 實而平凡的人。

即使是秘劍,也不能當飯吃呀,可拿秘劍來配飯,這飯的滋味究竟如何呢?

我不是一口氣將整本書讀完的,有時只讀一篇便暫且消停。但回想起來,讀完每一篇的時候,總有一段小小的靜默,或者緩過一個嘆氣的時間。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在默默地呼吸中,一瞬間轉過了什麼想法。

這本不是大喜、也不至於過哀的小說集,我喜歡它,不會只讀一回。



-----附‧《隱劍孤影抄》封底的文字節錄------

武士一如你我,躲不過情慾糾葛,閃不開人際壓力與猜忌;高超的神祕劍法不只是堅苦卓絕的個人修練,有時指向現實利益,甚至成了向上攀爬的工具……
新舊交替的江戶時代,傳統價值觀受到挑戰,新的道德標準卻尚未確立。本書收錄八個短篇,深刻描述早已遭受現實壓力與人情冷暖的社會底層武士,在開放又壓抑的氛圍中,上演一齣又一齣的人間悲喜劇。


創作者介紹

天海流星-宅媽小穆的自學家庭生活

宅媽小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