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示板
我是穆子如,宅媽小穆,卯卯和德德的媽媽。
2011/09/05 長女小卯出生
2013/11/18 第二個寶貝德德出生
喜歡音樂、讀書,許許多多,但自己的時間越來越少
然而,家人是可愛的,必然也有美好不斷伴隨挑戰增長
決定跟老公站在同一陣線,帶孩子在家自學,可能是人生中一大挑戰。
所以會再繼續寫下去,留下我的紀錄,也是我們家的紀錄。

2/3早上,無意中在網路新聞看到故宮戶外藝術節的消息,提到將演出能劇,馬上衝上故宮「戶外藝術節網頁」查詢,果然發現2/3、2/4兩天,由梅若六郎的能劇團與三味線演奏家吉助小三代一同演出的能樂《獅子》、《楊貴妃》,時間在下午五點起約一小時,在故宮正面廣場演出,兩天劇目一樣。
原本還有在家用功的心情的,能夠現場看能樂表演,卻完全意外地掌控了我的時間(笑)。四點出頭搭上往故宮的接駁專車,到達時座席已被坐滿了一半。

国宝級観世流シテ方、梅若六郎氏、及び三味線演奏家吉住小三代女史により上演。
於故宮首演的能劇,由三味線大師吉住小三代製作,日本國寶梅若六郎主演。劇碼包括節慶氛圍濃厚的《獅子》及家喻戶曉的《楊貴妃》。……
(摘自當日所發介紹文宣)

以下正文,一些專有名詞我有查資料,但是我不會做當頁錨點連結,
所以~請耐心閱讀到最後的註解為止....謝謝大家。^ ^"

從開場之前遠遠傳來的小鼓聲,我就興奮不已,並且極度地希望那個聲線不優美的綜藝風司儀趕快把嘴巴閉起來;「囃子方」的樂手入座以後,我跟學長對能看到那些樂器實際出現在眼前,都非常地開心(其實是因為某遊戲的因素),當笛聲劃破夕暮般吹出第一個高音,那種臨場感,比前兩年在京都不意聽到寺內的笛聲更加真實。

笛子、小鼓、大鼓、太鼓,「四拍子」俱在,這場演出沒有整隊的「地謠」(歌隊),而是有幾位(因為被前方攝影機擋到看不清楚)的三味線演奏家坐在側邊。但是還是有歌或念的聲音。

《獅子》在樂聲中緩緩出場,有兩位,扮演獅子的方式很有趣,頭上用兩柄打開的折扇相疊綁住,上覆紅色/白色長髮,髮上還有一朵像是椿(茶花)的花飾,演員的臉部用一塊紅/白色的布圍遮住臉孔。老實說乍看之下這不太像獅子倒像是天狐,因為側面看起來頭尖尖的。他們在音樂的扮奏下隨著三味線和鼓聲的節奏與韻律,轉圈、跳躍、踏步,由慢漸快地舞蹈,樂聲明朗,不愧是有節慶與開場氣氛的小齣表演。

入夜「薪能」演出,必需要點燃火炬以為照明,在《獅子》以後也有類似的儀式。

囃子方再次入場,加入了不同的樂器:日本箏、一把像胡琴的拉絃樂器‧胡弓,以及雪橇鈴(用雙手搖鈴,聲音像看《大奧》的時候,後宮門要開之前會聽到的銀鈴串)。此外,在《獅子》時搞不清在哪邊發聲的地謠,也出現在舞台上三味線那邊,似有一男一女。p.s.) 也許不該稱為「地謠」吧,詳情見後。


又是那一聲裂帛的笛鳴,然後加入了琴音,拉絃樂器也發出聲響──原來之前聽雅樂裡面有種嗚嗚的中音,不是吹管而是這種琴拉出來的聲音呀!然後鈴聲一響,戲劇性彷彿就這麼被激盪出來。
也許是因為太難得的關係吧,看到什麼變化,聽見什麼聲響,都覺得好有興趣。(笑).....不過我沒想到這與傳統、正規正矩的古典能劇差異到底拉得有多遠......

這段《楊貴妃》其實只演出方士與楊妃的魂魄──或者該說是成仙的楊妃──相見,由於貴妃已經魂在幽冥(或該說是仙山),不能再相見,故方士請楊貴妃賜予口信證物,讓唐明皇確實知道楊貴妃已被尋著。貴妃因此贈以當年七夕,兩人盟誓時所戴的金釵,又需要口信,故說出了當年盟誓的誓言:「在天願做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在方士離去以後,貴妃獨自回到仙山,暗自飲泣……


擔任「脇方」的演員,也就是由唐明皇派遣到蓬萊仙山尋訪楊貴妃的方士,沒有戴能面,穿著金閃閃的衣服出場,不戴能面,所以看得到他的表情幾乎是一貫的冷靜平和,他們的演出不需要自己唱念,而是配合地謠的唱念同步動作,所以這樣的表演是必須場上的所有人都以同樣的節奏在進行,非常不容易

然後,梅若六郎扮演的楊貴妃緩緩地走出來──可惜觀眾無法直接看到「橋掛」(走道),而必須透過攝影機鏡頭轉播到投影幕──穿著紅袴、白衣,戴著兩層組合式的天人鳳冠(不知道專名),頭飾金閃閃的,白色的衣服質地非常地好,上面繡了彩色的團紋圖樣,很有天人、仙女的味道。第一次實際看到戴著能面演出的角色,透過肉眼、透過望遠鏡,感覺與看照片、宣傳單完全不一樣。

照理說,能面是一個固定的臉相,但奇妙的是,因為角度變化,配合演出的情境,面具好像會傳達出表情來似的。這種情形真是難以想像,但是實際看的時候,卻真的有那樣如生的表情出現在能面,實在讓人不可思議。楊妃以袖掩面拭淚的姿態,那張面容就好像真的有哀愁之情透出,動作的快或慢,也影響到整個氣氛。是因為演員把握住了角色的精神,透過肢體,以身段的快慢、強弱等變化,細膩地描繪出角色的情緒,使角色的心靈被「具象化」,才能使人透過能面,亦能看到楊貴妃的表情吧!
貴妃的身段由慢至快,配合著音樂的節奏,像唐代的大曲,從慢至快,最後急急齊聲收煞!貴妃頭上的冠飾,垂墜兀自輕搖。樂隊與地謠的配唱,個個氣力飽滿,音響動人心魄。那最後一瞬,著實叫人屏息。
這樣精湛的表演方式,需要嚴謹的訓練與精準細膩地掌握戲劇人物,才能夠演出,想要看出門道、意趣,或許更考驗觀眾對戲劇、對美感等方面的鑑賞能力吧!第一次看能劇的我,還不知道什麼是好、什麼是更好,這個古典藝能的世界,比崑曲還要更久遠吧,一行一動,一歌一唸,是我還不能瞭解的功法,包括樂器、唱念方式,一場表演顯出的是多少年的功力呢?而如何應對這些蘊藏著年歲的精彩?我想,還是只能走進劇場,親眼、親心,實際地去感受現場的氣氛變化,才是最棒的回應方式吧!

下面貼一張圖片,是從梅若六郎公式網站找到的。這個冠大概就像是我看見的楊貴妃,組合冠的下半部~也就是把頭上的大鳳簪拿掉以後的樣子。



【2007/02/05 下午更新:發現一堆失誤之後的補充】
感謝wolfenstein的回應留言與提供資源,真正對能樂有比較深的瞭解的人看了這場表演之後,批評該場演出內容大有問題,對於門外漢的我來說有種棒喝的作用(笑),所以趕快來補充一下,至少要藉此學習到一些東西^ ^"

A. 文宣上的說詞
「此次演出突破以往由男性擔任樂手的傳統,首次由十六名女性演奏小鼓、琵琶等樂器。」(當日故宮發放的文宣)
kksp的文章 中直指其信口雌黃:
『「平常是只允許男性的舞台,今天特別破例以女性來伴奏」(類似的大意)則根本是胡扯。連我都至少看過女性笛方登場表演過;更不提幾年前能樂會公佈會員時, 有不少女性能樂師也被認可加入,那個至少要有三十年以上的登台歷、或是連續十年每年正式演出十五回,如果不允許登台,那些人是怎麼被認定的?的確以人數來 說,女性能樂師可能很少,老實說我聽到小鼓方和大鼓方的叫聲,也覺得不夠厚重有力,但是那絕不是一個難以突破的關卡。我記得之前梅若六郎さん也有一些公演 是和女性能樂師合作的。』
這麼一來,我原本的文章前面引了這句話還真是不應該,所以移到這邊來說明。
也就此學了一課,女性能樂師在那場演出裡面並不是什麼獨創的。

B. 關於演出時的聲音
這一點,我的理解是烏龍(汗),原來並不是演員不需要發聲,而是這場演出使用了
對嘴的方式!
Dajuin的文章 以「梅若六郎今天真的來了嗎?」為開門見山的第一句話:

能劇主角演出,像任何戲劇一樣,由唱唸和動作組成。然而這次故宮演出,仕手(主角)、脇(配角)二人竟未開一口、未發一言,改由舞台後一男代唱者以麥克風代勞,演出雙簧對嘴秀。
加上戴著能面具,這位「無形文化財」,成了「無形且無聲文化財」。
梅若六郎今天真的來了嗎?天知道。
主角面具一直未摘下,又始終未曾開過口。很可能根本沒來,大可以根本不來。

好可怕,我認真地讚賞楊貴妃的動人表情,但如果那位表演者不是梅若六郎?
看漫畫《能劇美少年》的時候,主角憲人總是帶著謠本背來背去的,也要練唱練唸,為什麼上場竟然不用開口?──當場我是有這樣的疑問,可是換了個角度去想就變成我當時寫心得時的想法,好像把它當成文樂或電影來處理,就現場而言也是不容易;可是,那果然還是不一樣的啊!
還真是讓人有種驚愕與一點小小的悲傷感。現在更想知道戴著能面要怎麼發聲以至於讓全場都能聽見了.................

C.伴奏與演唱以及環境

還是要引用dajuin君的文章:

除了主要演員仕手(主角)、脇(配角),正統囃子配樂的能管、小鼓、大鼓、太鼓四人之外,另外竟然加上三味線四、胡弓一、日本箏一、雪橇鈴 (sleigh bells) 一、男聲一;而原本的地謠(合唱團)改為二人輪流獨唱。除一男聲外,其他全為女性。這樣一個涮涮鍋大雜燴,畫蛇添八足,把原來能劇推崇之致高「幽玄」美學境界惡搞得蕩然無存。不僅能劇中絕不可有的各種弦琴箏弓加馬鈴滿天飛奏,舞台 後擺著金艷的中國牡丹富貴屏風,屏風後再打著台灣人最愛的大大大投影,展示各種角度攝影機畫面的不斷 VJ 式切換…

我想,對能劇的內容形式有瞭解傲可以如此批評的人,應該都是如文中傳達的一樣,顯得相當生氣。「絕不可有的各種弦琴箏弓加馬鈴」....果然沒有好好地看過傳統能劇內容,完全不知道重點該怎麼擺(汗),果然我還只是一個喜歡「日本風味」的超級初心者而已,如果下次還有機會在台灣看日本古典藝能表演,應該得提前許多時間做功課........所以,原來學長提到「好像之前看過片段影片裡面都沒有那個琴和三味線」的疑問解開了,因為這是一場「組合」的、與傳統形式不同的新演法啊!這倒讓我想到新編崑劇等傳統戲曲,也多少會有讓喜好傳統形式的人跳腳的狀態了....
不過,關於那個投影,雖然那個形象真的是很難看,底紋還是那個北宋汝窯磁器(真的有,在下方),但是不藉由攝影機,我們根本看不到「橋掛」的部分,遠遠地只能看到人物從柱邊(突然地)冒出來,也是很奇怪的情況。基本上,我覺得舞台搭建的位置與方法,根本很侷促且無可奈何,如果能夠,在一個室內或者是沒有至少三面都可以看到表演的場地,不要是一個演唱會野台的話,也許會比較好吧!另外,字幕的位置也很怪異。

D.演目上的補充
引用自 wolfenstein的文章 :
節目中所謂「戲碼」之一的「獅子」,應當是「石橋」一劇最尾部摘錄出來的片段,有興趣者可拿出 Ocora 的全劇錄音或者 Victor 的能樂雜子選集來比較。

End?...後續的再感想

我確實是那種「第一次真正看能劇」的人,第一次讓想像或是片面認知的這項藝術可以在我眼前出現,當下、之後,真的都是很興奮的,寫完屬於自己的心得後也很開心;可是在看了其他人的評論以後,突然發現這並不是所謂的真實,差一點,我就是那種「以為能劇就是這樣」的人了。被打醒還是遠比被矇蔽來得好,尤其在自己覺得有興趣的表演藝術方面。今天確實是學到了,也增加了一些知識。

對於這場演出,原先我對表演是完全沒有辦法有什麼根基去批評的,因此在表演方面,我想我需要的就是學習。但是在故宮方面對這個節目和觀眾的態度,我會比較有話想要說──其實這是我之前寫心得的時候想寫卻還沒補的部分──首先在文宣方面的內容很貧乏,很簡陋;其次是司儀...很綜藝主持人風的司儀,其聲調完全無法讓人想像到這是要演出能劇的現場,並且還要做什麼簡介,要大家稍等五分鐘、要做什麼......這是讓我頗有不悅感的部分,另外翻譯人員的支離破碎說話方式也讓我感到很無言。
我不明白的是,故宮應該是很有財力去做這樣一個活動,不過兩周內的戶外藝術節,而這場表演是開幕第一齣,但是在主辦單位提供出來的服務,卻很難想像這是一個「故宮等級」該有的水準──我實在很不想要說,我們的故宮就是這樣的水準而已,希望不是,我真的希望不是。

結果補充的文章到這裡轉向非常沉重(汗),這該是深思狀態的映現吧。




【附註】

=能劇演出的人員與任務=
參考自成田美名子《能劇美少年》(東立出版社譯行)

仕手方(シテ方)

〔仕手〕
就是所謂的主角。雖然大部分都帶著能面演出,但偶爾也會以「直面」,即不戴能面的方式演出。
〔連〕輔助仕手演出的配角,跟仕手一樣也戴著能面表演。
〔子方〕負責飾演兒童或小王孫的小孩。一般都是由仕手的孩子擔任演出,但有時候是脇的小孩擔任。
〔供〕連的一種,戲份比連還輕。
〔地謠〕歌隊。共有六~十人,以兩列的方式坐在舞台上。
〔後見〕負責幫忙的演員。當有演員病倒的時候,偶爾必須代為上場。

脇方
跟仕手演對手戲的演員,沒有戴能面。脇連是脇的配角。

囃子方

笛、小鼓、大鼓、太鼓。太鼓有時候不會上場,加起來稱為「四拍子」。

狂言方

『間』──正式的說法是『間狂言』。當能劇被分為前後兩場,是仕手在更換戲服時負責不讓舞台冷場的演員。「迎合」是跟狂言的仕手演對手戲的演員。


〔白衣〕
我所看到楊貴妃穿著的白衣,經過稍微查了一下網頁,好像是類似「雅樂模樣長絹」的服裝。



【參考資料】
成田美名子:《能劇美少年》(東立出版)一至四冊,未完
野村萬齋:《What is 狂言?》(東京:檜書店,2003年12月18日第一刷)
〔日〕能楽への誘い http://www2.ntj.jac.go.jp/unesco/noh/jp/
〔日〕文化數位資料館 http://www2.ntj.jac.go.jp/dglib/


【連結】
◎故宮戶外藝術節 from 故宮網站 
◎觀世流能樂師 梅若六郎公式網站

【其他評論文章】
kksp: 
2/4故宮戶外藝術節─能
dajuin: 
日本人間國寶・台北故宮鬧劇
Wolfenstein: 故宮能劇演出


創作者介紹

天海流星-宅媽小穆的自學家庭生活

穆子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muzju
  • 謝謝wolfenstein的回應
    果然門外漢第一次看真的不知道問題出在哪邊
    我去看了你提供的連結以及拜訪了你的個人BLOG
    看樣子有許多部分我得重新修改一下
    其實當時心裡有想說
    漫畫裡面憲人練得那麼辛苦要背詞
    為什麼台上的人嘴巴都不用動...難道是因為面具嗎?....結果原來是我完全搞錯啊!(大汗)
    回程的時候我和學長也討論過為什麼這齣戲用的樂器比一般多了許多,想說或許是新編的作法,看來是差不多的意思,很希望有機會能夠欣賞到真正的原味版,才知道到底差多少吧。..
  • Petite
  • 呵…我是也看《能劇美少年》的路人,裡面曾經提過,選能面對他們來說很重要喔~因為要張口說話而能面還不能隨之上下震動,所以…結論是要自己開口的吧……哈哈…大家都是能劇菜鳥,來握握手…
  • 卓
  • 這篇..還真長!!!!
    我好久沒來了..因為上次笨笨的,把網址刪掉了~ 哈哈,還好今天在畫畫那邊有看到你的留言~
  • muzju
  • to 卓
    我就知道妳大概搞不清連結到哪去了
    幸好我有大喇喇地把網址打在留言內容上^^"
    其實在「女巫社某陽台」的側邊欄,
    還有我回覆留言時順便留的連結
    都是通到這裡來的啦!
  • 卓
  • 因為太多網站囉...
    我都快分不清了~
    以後知道..這邊也有不錯的東東..會常來滴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