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嘗試結合舞踏的《朱文走鬼》】

*南管戲
此次演出,一樣是三齣折子戲〈贈繡篋〉〈認真容〉〈走鬼〉,都在主要的正方舞台表演,保留了傳統版的身段與科步,由檢場人員移動砌末(一桌二椅),而唱念做表大致都維持了傳統版的方式。

因為劇情的緣故,再看一次同樣的故事依然十分有趣,傳統折子戲的精緻魅力仍在,演員也賣力演出表情豐富的人物,因為臉妝很淡,所以我們得以看到演員以非常真實的臉部表情在表演,雖然因為術業背景的關係,我覺得還是只有一粒金和王行首妻的肢體表現比較明確有南管戲科步的味道(以一粒金的動作最佳),而朱文的唱比一粒金明顯響亮有力得多。我看南管戲其實看得不多,不敢說得很滿,只是覺得科步動作應該都還可以再花時間與功夫深研才是,不過就表情上來說,看得出演員都是很努力的。

*芦川羊子的舞踏魄力

在開場的「燈籠慢步」以後,芦川羊子從走道口出現,緩緩地移步。
能舞台的走道稱為「橋掛かり」,作用不僅是讓演出者從後台走上主舞台,它也提供了一個讓演員能夠藉步態來表現心境情思的一個空間。芦川緩慢而佝僂地往前移動,走到主舞台邊上,她的臉部表情變化多端,一點肌肉的牽動就能變化出一個「相」,好像是把很深層很內在的靈魂「唰」一下就展現到臉上來,例如變成像鬼面具一樣的表情,或者是像少女一樣的垂眼笑顏──讓我聯想到一粒金,這位青春少女以鬼魂的姿態,卻擁有人類的感情愛戀。

芦川的角色像是鬼、像是一個老婆婆、又像是負責開場和做結論的說書人。她在舞台中央除了舞踏的動作表情以外,還念了一段話,聲音非常響亮有力,有幾句像是回想起、感受到什麼東西,還有一句「想必會發生美麗的愛情故事吧」這樣的話,就像是《朱文走鬼》劇情開始的前引一般。

在演出過程中,當一粒金從走道下場,就會在舞台某處看見芦川羊子:一次在〈贈繡篋〉,從走道連接的門露出一張臉來笑成一張詭譎的臉,一次則是在〈走鬼〉開始之前驀地出現在舞台邊上(與樂師之間),好像也在追著什麼笑似的。而到〈走鬼〉演完,朱文與一粒金緩慢地由走道退場,芦川與他倆人錯身而過、再度上場到主舞台。……總之,芦川在表情與肢體的力度,每每讓我說不出話來只覺得受到震撼,我真的覺得她很厲害,不愧是被譽為「黑夜的舞姬」的首席舞者啊!


*一粒金:被舞踏牽引出來的鬼

特別想要提女主角‧一粒金來記錄。
飾演一粒金的林雅嵐,在這個創意版所能發揮的,我想絕對比傳統版更為豐富。也是因為她的舞蹈背景,讓她有較充足的技巧來掌握與表現日本舞踏的部分,才能善運舞踏的精神概念、訓練,來詮釋出這個版本裡的一粒金。

在傳統的演繹之外,導演安排一粒金總是從連接著走道的門進出、必須經過走道才能到達主要舞台,而不像其他演員從另一個後台出來直接走上主舞台。行走在或停留在這段走道上的時候,一粒金的肢體與表情是舞踏的而非傳統演出的表演:或蹙眉、或屈身,有時表情似哭還笑,甚至有時展現出日本鬼面具一般的惡相來,最明顯的地方在〈認真容〉時,主舞台是朱文面朝觀眾席「認真容」,走道則是一粒金的演區,隨著朱文幾度辨認,一粒金的表情有時斂首微笑,有時轉變為張牙舞爪的鬼模鬼樣──搭配上朱文慘叫「鬼呀!」的那一刻──然後再變成別的表情。以及在〈走鬼〉的最後,朱文與一粒金再度開心地在一起要遠走高飛,但是在走道上往門框移動的時候,一粒金與朱文的動作速度減緩,身形一「塌」下來變成兩個相擁一起但是佝僂得有點怪異的身形,而且表情都有了變化,朱文好似傻傻地失了魂,而一粒金又現出了似笑非笑的詭魅表情……

一粒金就算再愛朱文,她還是鬼,與人類還是不一樣的一個存在體,藉由「走道/主台」的演區分別(走道除結局外,只有一粒金與芦川羊子在走動),以及「展現鬼相的舞者/小旦」,對照人鬼夫妻『團圓』的結局,除了看見傳統戲中的歡笑式結局,又驚見這人鬼殊途的一個「景象」在眼前。這不像我們在《牡丹亭》看見的杜麗娘鬼魂那樣的人性,但是也是一種「鬼」的形象,就像一個朋友說的,這齣戲其實是悲的,君不見妙齡女慘遇家暴不幸,老實人被鬼騙走?但是演出(傳統版)時觀眾多半感覺有趣好笑,雖然這是劇本、表演上這麼設計出來的結果,不過何妨藉由彷彿自幽闇中挖掘出來的舞踏姿態和表情,為這齣戲加上鬼氣陰森的部分,展現另一種說故事的情調?那種又歡欣喜笑又扭曲哭喪的表情,變形的戀愛形態,也有其特殊韻味。

肢體動作奇異,身形屈曲,表情複雜甚至罔顧美麗的臉蛋形象(笑),這是傳統劇目中看不見的一粒金,一粒金藉由舞踏的形式被牽引、而得以表現了「鬼」的一面,我個人以為,這是「創意版」所找到的另一個詮釋《朱文走鬼》的面向。





『人與鬼的戀情,是不無可能。』芦川羊子在劇末說了大概是這樣意思的話,重複了兩次。鏗鏘有力的聲調,似乎是一種悲傷的結論,又像是一種對人對鬼都一視同仁的肯定寬容。


上一次觀賞傳統版,讓我第一次接觸到《朱文走鬼》這齣戲,我所感受到是劇情的有趣,傳統折子戲的精緻與南管戲的特徵價值。這次觀賞與日本舞踏交流、結合的創意版本,我覺得有感受到日本舞踏挖掘人心深處的深刻力道,以及看見藉由這項藝術形式,讓《朱文走鬼》試著更接近「鬼門關」是什麼樣子。我自己蠻喜歡這個版本的,雖然也覺得對於傳統的演出形式,演出者可以再更細加琢磨進步,但是勇於嘗試從劇情中找出可以與其他藝術相交流的點,並且學習融合與詮釋給觀眾,我個人覺得這場演出還是蠻可以肯定的。


【延伸】● 舞踏│BUTOH│tomoe.com (友惠靜嶺與白桃房 官方網站)
     ● 能楽への誘い~鑑賞の手引き~
創作者介紹

天海流星-宅媽小穆的自學家庭生活

穆子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