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母的頭髮〉,是我在「張弘毅音樂人生」紀念音樂會中聽到的曲子:張弘毅將這首歌曲編成了無伴奏合聲演唱曲,由福爾摩沙合唱團演出。所以孤陋寡聞的我,才聽見這首歌。在欣賞現場的演出過後幾個月,公視終於在今天播出了這場音樂會,拜電視轉播字幕之賜,我終於知道原來這首歌的來源是向陽──〈阿母的頭髮〉原為向陽的詩,蕭泰然的曲。

以前,只有讀過〈阿爸的飯包〉,沒想到還有一首〈阿母的頭髮〉。
分享給大家!

《阿母的頭鬘》
詞/向陽 曲/蕭泰然 
 
做姑娘的時陣 阿母的頭鬘 烏金柔軟又滑溜  
親像鏡同款的溪仔水 流過每一位少年家的心肝頭  
 
嫁給阿爹的時陣 阿母的頭鬘 活潑美麗又可愛  
親像微微的春風 化解了一度浪子的阿爹  
 
生了阮以後 阿母的頭鬘 端莊親切復溫暖  
親像寒天的日頭 保護著幼稚軟弱的阮  
 
阮大漢以後 阿母的頭鬘 已經失去了光彩  
親像入秋的天頂 普通的景色裡一層收成的偉大

這是首有層次地鋪寫某一物經歷長久時間、人事變換,而有不同變化風貌或聯想的作品。
用來譬喻母親頭髮的「和鏡同款的溪仔水」「微微的春風」「寒天的日頭」以及「入秋的天頂」
同時照顧到時序以及與母親頭髮的關聯,我覺得比喻得很棒,原本很單純的風景,因此變成了母親的頭髮之形容,而更加地美麗。



ps.「頭鬘」就是跟「頭髮」、「頭毛」同樣的意思,大概是為了讀音的關係才這樣寫
(也許向陽原本就這麼寫?沒有翻詩集原著,不知道)

創作者介紹

天海流星-宅媽小穆的自學家庭生活

穆子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