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示板
我是穆子如,宅媽小穆,卯卯和德德的媽媽。
2011/09/05 長女小卯出生
2013/11/18 第二個寶貝德德出生
喜歡音樂、讀書,許許多多,但自己的時間越來越少
然而,家人是可愛的,必然也有美好不斷伴隨挑戰增長
決定跟老公站在同一陣線,帶孩子在家自學,可能是人生中一大挑戰。
所以會再繼續寫下去,留下我的紀錄,也是我們家的紀錄。

十六歲她的名字便流落在城裡
一種淒然的韻律

那杏仁色的雙臂應由宦官來守衛
小小的髻兒啊清朝人為她心碎

是玉堂春吧
(夜夜滿園子嗑瓜子兒的臉!)

『苦啊.......』
雙手放在枷裡的她

有人說
在佳木斯曾跟一個白俄軍官混過

一種淒然的韻律
每個婦人詛咒她在每個城裡


──選自《瘂弦詩集》


因為要稍微講一講「瘂弦詩選」這一課
所以多讀了幾遍這首詩
確實如葉維廉說的,很像一篇被濃縮成三個情節的小說
然而,僅僅這樣,這位坤伶就擁有了很長的故事

創作者介紹

天海流星-宅媽小穆的自學家庭生活

穆子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屏翳
  • 這首詩我上過咧,
    在翰林版高中國文第三還是第四冊。
    挺有意思的一首詩,
    可惜我講得不好,因為新詩是我的弱項...Orz
  • 是喔! 我上它的時候,它是在翰林高中國文第五冊...
    我也覺得我講得有點鬆散、好像有點兒瑣碎,
    不過已經把會的活兒搬出來用了,
    比如說,叫個「苦哇」還有唱幾句西皮這樣...
    唱完的當下聽到掌聲很滿足,
    不過等講到尾聲學生還是有昏迷的樣子= =|||

    穆子如 於 2007/11/23 22:23 回覆